农业共营制 让土地“动起来”

发布时间:2017-09-27 02:11 浏览次数:

10月1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将在北京召开!

  喜迎党的十九大,崇州交出了一份亮丽的成绩单:

  这五年,崇州全面秉承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新发展理念,始终认真贯彻中央、省委、成都市委的大政方针和决策部署,围绕“产业新城、品质崇州”定位,坚持发展现代产业、现代生活,实现民共享,民共乐、民共富,在1090平方公里的青山秀水上绘就了漂亮的崇州画卷。

  这五年,67万崇州人民在市委的坚强领导下,戮力同心,砥砺前行,奋力拼搏,让崇城变化日新月异,崇州的城乡山村,随处展现着“大美崇州、大爱崇州、龙腾虎跃、蒸蒸日上”的鲜活实践。

  这五年,崇州加快转型升级,产业结构逐步优化,初步构建起了以先进制造业为主要支撑的现代产业体系。工业实现较快发展,主导产业由家具、建材为主调整为电子信息、家具为主,加速发展电子信息产业。农业实现创新发展,崇州探索构建的“农业共营制”新型农业经营体系,蜚声国内;服务业实现加速发展,全市接待游客和旅游收入较上一个五年实现翻番,呈现蓬勃发展态势。

  ……

  千川汇海阔,风好正扬帆。

  展望未来,崇州——这座罨画之城、绿色之城,将继续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党中央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全面落实贯彻省委第十一次党代会精神、成都市委第十三次党代会精神,勇当“西控”排头兵,以“成都智能制造产业园、优质粮油产业园和康养旅游服务业集聚区”为抓手,把崇州建设成生态宜居的现代田园城市,为成都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贡献崇州力量!

  本网将推出“喜迎党的十九大、喜看崇州新变化”系列报道,全面展示我市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的生动实践。

 

  崇州,地处成都平原西部,素有“西蜀粮仓”美誉。

  曾经的崇州,和全国很多地方一样,随着工业化与城镇化深入推进,农村土地与劳动力加速流动,农业兼业化、劳动力弱质化、生产非粮化、现代化水平低等问题频出。

  “谁来经营”“谁来种地”“谁来服务”?泥土里一串串深层问号亟待求解。探索建立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已是时不我待。2010年起,在1090平方公里的天府沃土上,崇州不断探索、完善、提升一项重要田坎试验——在推动现代农业规模经营中,探索构建土地股份合作社+农业职业经理人+农业综合服务“三位一体”的“农业共营制”新型农业经营体系,有效破解农业生产经营中“地碎、人少、钱散、缺服务”四个制约和“谁来经营”“谁来种地”“谁来服务”三大难题。

 

  破解 农业“谁来经营”难题

  一大早,白头镇五星村8组村民高为民习惯性从自家“小别墅”踱步到地头。满眼成熟的稻子,一片金黄。“又是个丰收年!”他喜上眉梢。

  高为民已有3年没操心过自己的7亩多庄稼,甚至快忘了具体位置,但每年从土里收获七八千元,却记得很清楚。他是五星土地股份合作社的“元老”——2012年合作社成立时,全村入社土地只有192.3亩。“村民担心重走老路,把承包到户的地再收走,积极性不高。”合作社理事长赵水伏坦言。

  当同村王怀俊看到高为民每亩领到200斤大米保底加分红时,急了:“家家外出打工,要么撂荒土地,要么为补贴种‘应付田’,要么倒出钱请人种田,现在当跷脚老板也能有四五百元!”他赶紧带着6亩田“入伙”。

  吃下有甜味的定心丸,如今的五星村,有518户入社,面积达1148亩。靠着合作社统一“操盘”,规模经营,300斤大米保底再加上保底分红、二次分红,社员每亩土地收益已涨至1000元。

  五星村正是崇州225个土地股份合作社一个切片。崇州“共营制”种田方程式,正是从土地股份合作社开解。

  几年前,崇州外出务工人员比例一度高达73.4%,“谁来种田”的问题横亘面前。崇州也多方探索,从鼓励大户农地流转,到引进龙头企业租地,均未取得预期效果。

  “流转费虽比入股收益多,但不确定因素让农民有顾虑。”崇州市农发局党组成员刘波说,曾有家公司在隆兴镇流转3000亩土地搞现代农业,但经营不佳,毁约退租,“伤了”农民。

  新型农业经营体系亟待建立。2010年5月,隆兴镇黎坝村15组30户农户发起成立杨柳土地股份合作社,自愿以101.27亩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草根探索,却意义非凡——这是全国首个完全以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并工商注册的农民合作社。

  2012年,土地股份合作社在崇州全面铺开。农民“离地不失地,离地不失权”,选举产生理事会统一组织生产、经营、管理,农民选择“请谁种”“种什么”——自此,崇州找到突破口,充分运用确权颁证成果,放活土地经营权,率先全国探索成立土地股份合作社,解决农业“谁来经营”问题,推进经营规模化,夯实农业经营制度创新基石。

  数据点击

  截至目前,崇州已组建土地股份合作社246个,入社面积31.6万亩,占全市耕地面积的61%;入社农户9.26万户,占全市农户的61%。

 

  破解 农村“谁来种地”难题

  开着越野车,杨光很拉风地在五星土地股份合作社旗下近5000亩土地上飞奔巡田,不时下车拨开穗子看苗情。

  这个40岁的黑龙江人,2014年到合作社应聘职业经理人时,立下“军令状”——一年实现亩增产100—120斤,最终打动理事会。

  外来和尚会念经。杨光随即带领他的团队,将周边5村土地吸纳入社,从接手时1000多亩到当前5000多亩,他是这个崇州规模最大土地合作社的“农业CEO”。

  通过种子选择、精准施肥打药、全程机械化等各个环节精细控制,杨光对今年每亩增产100斤很有底气。根据合作社与他签下的1:2:7分配协议,他和他的团队今年有望实现150万元的利润回报。

  职业经理人,正是崇州“农业共营制”一大核心环节。究竟“谁来种田”?当年,企业毁约退地困局下,崇州“倒逼”创新探索,将3000余亩农地划为300-500亩不等连片地块,请来种田能手,按比例与农民分享收益,“农业职业经理人”闪亮登场。

  隆兴镇农技员周维松被杨柳合作社聘为“农业CEO”,双方签下奖惩协议:2010年大春种富硒水稻,保底亩产800斤,机具、种子等生产费用亩平控制在510元以内,超产短产部分分别按50%奖或赔。

  “好把式”技惊四座。“当年遇稻飞虱灾情,他及时对症用药,加上优质富硒稻优势,保证了每亩800多斤产量和收益。”杨柳合作社理事长陈永健说,未入社农户普遍减产,个别田仅亩收200多斤。

  农田里也能干成“金领”。不仅“老把式”,“生力军”也加入种田大军。2013年,27岁的桤泉镇人魏涛毅然辞掉教师工作,到镇上一番充电培训,通过“农业职业经理人”考试,成功拿到“上岗证”。

  数据点击

  崇州已建立起教育培训、认定管理、团队建设和政策扶持“四位一体”,生产经营型、专业技能型、社会服务型“三类协同”,初、中、高“三级贯通”证书等级的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制度,构建“一主多元”新型职业农民教育培训体系。目前,培育新型职业农民7329人,其中农业职业经理人1887人。

 

  破解 农业“谁来服务”难题

  “老何,月底就把植保飞机开来,用个半天把药喷了!”近日,梁景土地合作社职业经理人牟崇伦兴冲冲赶到集贤农业综合服务站,跟成都“一稼禾”公司老总何元超敲定防治时间。

  以往,老牟的1000多亩田,起码要10个人背着喷雾器干上五六天,还得花上1.5万元,如今飞机防治10元一亩,每亩省5元钱,半天就搞定。

  “一稼禾”在集贤镇的农业服务超市,已是公司在崇州的第7家分店。从种子到肥料,从田间运输到农资配送,一应俱全,明码标价。

  小超市有大能耐——能提供从技术、劳务、农机、植保服务到粮食烘储等9项“一站式”“一条龙”服务。

  “整合上下游资源,破解传统农业服务散乱和不对称短板,提供标准化、流水线式服务,每亩可节约100—150元。”何元超介绍,公司服务已覆盖崇州20多万亩耕地,服务对象全部是大户和合作社。

  “一稼禾”农业服务超市,只是占地2000多平方米的集贤农业综合服务站一小部分。这里云集着耘丰农机合作社、集贤农技服务站、农村产权交易管理服务中心等多家服务组织和机构。

  耘丰农机正是“一稼禾”合作伙伴,正忙着安装两台大家伙——每个能装下600亩稻谷的存储塔,加上他的粮食烘干机,成为服务新“套餐”——从烘到储全程服务。

  一个好汉三个帮,金融也来助力。今年,按照四川省关于全国第二轮农村改革试验区的部署,2015年,在崇州开展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改革试点首宗农村经营权抵押融资签约仪式上,罗巡虎获银行80万元授信。

  正是通过政府引导、市场参与、多元合作,构建新型农业科技、品牌、金融和社会化等服务,崇州初步形成公益性服务与经营性服务相结合、专项服务与综合服务相协调的新型农业综合服务体系,农业“谁来服务”难题被不断拉直。

  数据点击

  崇州专家大院已聘用农业专家101名,同119家农企、专合组织签订科技服务协议,组建农业专家和科技推广团队225人。2017年,土地合作社应用测土配方施肥等节本增效技术应用面积30万亩以上,建成农业服务超市10个、线上农业服务超市平台1个、标准化粮食烘储中心20个,农机化率90%。全市农产品“三品一标”认证面积68万亩。

 

  专家观点

  崇州实践究竟有何创新价值?

  对崇州探索持续关注的华南农业大学经管学院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罗必良如此定义:崇州“1+1+1”“农业共营制”,实现了农业经营方式突破,昭示着中国农业经营体制机制创新的重要方向。

  “就是从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出发,坚持集体所有权、稳定农户承包权、放活土地经营权,保障和提升农业特别是粮食生产能力,改善和贯彻用途管制权,形成‘集体所有、家庭承包、多元经营、管住用途’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实现经营主体‘共建共营’、经营收益‘共营共享’、经营目标‘共营多赢’,具有重要的推广价值。”罗必良说。

  (刘朝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