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援藏 不负重托

发布时间:2015-12-04 10:07 浏览次数:

——记我市援藏干部乐伟

    乐伟,市教育局工作人员,现挂职甘孜州白玉县教育局副局长。在白玉县,有着10年农村小学一线教学经历的乐伟,深入调研、认真分析,为该县教育事业发展积极献计献策。在援藏工作岗位调整中,他主动适应,克服困难,倾情倾力为民服务,受到大家的肯定。

 

乐伟(左二)在白玉县阿察乡九年制学校开展“送课下乡”活动
乐伟(左二)在白玉县阿察乡九年制学校开展“送课下乡”活动
 

    2014年8月,乐伟和我市其他17名援藏干部一起赴甘孜州白玉县开展援藏工作。这天,他告别年仅三岁的孩子,带着家人和朋友的牵挂,翻山越岭,经过千里颠簸到达白玉县,走上新的工作岗位。对于“援藏”这个词、这项工作、这份事业,乐伟围绕着“为什么”“怎么办”“留什么”三个问题来诠释。

1

跋涉白玉一山一水

摸准教育实情献计策

    在别人看来,做着喜欢的教育工作,伴着家人,乐伟完全可以过着闲适的生活。然而,早在2000年,刚参加工作的乐伟就向组织提出申请,到甘孜州色达县支教。因教学经验不足,支教未能成行,但这一直是乐伟心中多年的牵挂。当去白玉县支教的机会摆在乐伟面前时,他毫不犹豫地踏上了援藏的征程。在他看来,白玉县这种教育事业相对落后的地方,良好的教育更是难能可贵,优秀的教育是当地孩子们的期盼,也是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
    来到白玉县后,乐伟马不停蹄地深入全县17个乡镇调研,一个月后交出了第一份答卷——《关于白玉教育发展现状的调研报告》。乐伟发现,白玉教育经过了100多年“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逐步创优”的发展历程,虽然整体发展较内地尚有较大差距,但已呈现出稳步提升、整体向好的发展态势,表现出教育投入、人才引进培养、教学成绩整体向好等特点。该县教育发展的短板主要集中在师资队伍较弱、学生流失较多、教育硬件发展较差等方面。针对这些教育情况,乐伟在报告中提出了关于白玉教育事业发展的积极建议。
    为了获得教育的第一手材料,一个月中,乐伟两次到偏远的山岩乡开展工作。“山岩”在藏文中意为“地势险恶的地方”,该乡离县城比较远,道路崎岖,几十公里的山路开车需要五个小时左右才能到达。去山岩乡调研,乐伟经常是望着星星出发,顶着月亮回来。虽然很辛苦,但乐伟感到非常乐意,他说,通过现场调研,他懂得了当地孩子渴望什么样的教育,当地的发展亟需怎样的教育。援藏为什么?跋涉白玉一山一水,乐伟在汗水中找到了自己的答案。

2

静下心沉下身 不辜负组织的重托

    刚到白玉县教育局,组织上分派给乐伟最主要的工作是招生。本以为分管招生就是安排一下工作、适时提点意见、关键时把把关……成人高考网上报名开始后,最先暴露的问题就是人手不足,白玉县招生办总共只有两名老师,要完成常规工作就很忙了,还要面临刚实行“高考操作模式”的成人高考,其难度可想而知。乐伟和招办的同事忙碌了几个昼夜,才把88名考生的报名表、各类印证材料整理完成。白玉县时常毫无征兆地停电、断网,乐伟和同事不得不抱着所有资料“打游击”,不分昼夜地往有电有网的地方“蹭”,用了9天时间终于将88份材料录入系统,初战告捷。
    接下来就是紧张而严谨的考生现场确认。白玉县拿到甘孜州招生办送来的信息采集和身份验证两套终端设备时,距省招生办的网络开通时间只有一个晚上了。由于白玉县没有高考考点,以前从未做过考生的指纹和面部图像采集工作,乐伟此前也没有做过类似工作。如何摆弄眼前的终端设备?乐伟从其他办公室借来一名工作人员,再从援藏工作队中申请到一名“外援”,三个人从傍晚开始调试设备、连接网络,并请来一位考生测试,到很晚时才终于掌握使用方法。
    在信息采集中,指纹不清晰、身份证照片比对不上、身份证消磁、不会填个人简历等问题层出不穷。为等几百公里外赶回来的考生,乐伟和同事在办公室熬到深夜。工作中,乐伟和同事一边紧张地按程序给考生解释疑难、采集信息,一边又担心着突然停电断网。直到当天夜里最后一名考生赶来时,乐伟和同事才松了口气。
    乐伟和其他援藏教师讨论研究,拟定了《武侯崇州第三批援藏工作队教育组工作计划》和《白玉县教师培养培训方案》,适时组织召开了“援藏(支教)教师座谈会”,组织学习《武侯区、崇州市对口援助甘孜州白玉县2012—2016年教育发展规划》。去年国庆节后,乐伟返回崇州,向武侯区和崇州市教育部门积极争取,就白玉教育基础设施设备建设、教育人才培养培训、三方学校结对帮扶等方面与武侯、崇州的教育部门达成协议,包括派出老师到白玉授课,对白玉中小学教师进行远程培训,派白玉教育工作者到武侯、崇州跟岗和学习,学校“一帮一”结对帮扶等,进一步拓宽了对口援助的形式和内容。从去年底到今年5月,白玉县41名干部、教师赴武侯、崇州进行了学习交流。今年7月,在乐伟的协调下包含四川省骨干教师、成都市骨干教师、崇州市名师一行13人组成的名师援助团到白玉县,向当地学校积极传播教育新理念、新技术。
    白玉县将于2017年接受“基本实现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评估”。为夯实教育基层基础,乐伟迅速组织教育援藏(支教)小组队员集思广益,理清了“探索区域交流新模式,打造均衡发展软环境”的工作思路,以“送教下乡”为工作抓手,充分发挥援藏教师的资源和优势,全力打通城乡教育共同发展的通道,促进资源共享、优势互补,进一步缩小校际差距。他带领援藏教师、支教教师、骨干教师等深入到金沙小学和阿察小学开展了“送教下乡”活动,采取推门听课、集中观摩、查阅资料、说课评课、座谈反馈等多种形式,对所到学校的教育科研、教学常规、学生状态等方面进行了检查,提出指导性意见,并与学科教师进行了深入的交流探讨。
    按照工作安排,乐伟完成了《白玉县教育系统援藏干部人才“传帮带”工作方案》初稿。2015年新学期伊始,乐伟与自己的3名“传帮带”对象进行交流,就本学期的帮带内容、帮带形式和具体措施进行沟通。他还发挥自己多年从事学校安全管理工作的优势,指导学校重新拟定了安全管理和检查标准,改进了安全检查方式和重点领域,科学修订了应急预案,增强了预案的可操作性,成功应对处置了城区二完小突发的麻疹疫情。
    在乐伟的积极协调对接下,“公益故事人”组织于2014年11月和2015年10月两次到白玉县,先后走进了城区二完小、绒盖小学、金沙小学、河坡小学等10余所小校和幼儿园,用专题故事课和孩子们分享了成长过程中的温暖故事,并送去了价值10余万元的书籍和体育用品。为积极配合推进《爱在白玉实施方案》,乐伟还带头资助了1名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直至其小学毕业。

3

舍小家为大家

以群众满意为最大收获

    由于工作表现突出,2015年5月,乐伟被抽调到白玉县委组织部,深入乡镇开展“软乡弱村集中整顿”督促指导,并完成两个乡17个村“一村一策”整改方案的指导修订工作。接到任务后,乐伟天天背起睡袋往乡下跑。习惯了从事教育工作的作息规律,乐伟刚开始时对“5+2”“白+黑”这种随叫随到的工作模式十分不适应。更大的难题是,他从未做过党建工作,千头万绪、无从下手。怎么办?工作不等人,只有学,乐伟说自己的党建知识大多是在边吃饭边学习中恶补的。
    两个月后,乐伟又接到了负责白玉县省内对口支援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的重任。正当他在新岗位上努力付出时,他的家里传来噩耗——岳父母出了车祸,岳母去世。望着重伤的岳父,看着身旁懵懂呼唤着外婆的孩子,乐伟心如刀绞。然而,返回白玉的日期一天天迫近,乐伟只得强忍悲痛处理完岳母的后事,如期返回白玉,重新投入到工作中去。
    援藏工作虽然还没有结束,但乐伟内心一直在思索着援藏应留下什么?在每周末的崇州援藏工作队例会时,乐伟常常和大家探讨这个话题。这个问题同样萦绕在其他队员心中,大家在探讨中形成了一个共识,组织上的信任就是做好工作的巨大动力,对口单位和群众的满意就是最大的收获。在这过程中,纵使有千难万险和百般付出,也同样幸福和满足。

    ◆采写 刘瑞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