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崇州富豪云集南方丝绸之路居功

发布时间:2014-02-28 17:17 浏览次数:

 

《成都晚报》电子版
《成都晚报》电子版

 在南方丝绸之路上,除了蜀锦、漆器、金银器等,产于崇州的黄润细布(蜀布)、竹编等也是当时的大宗出口商品。由于汉高祖重农抑商的政策实施,崇州就成了当时出成都之后最重要的商品集散地。商品的云集,物流的集中,即使在当时政策和重税的双重制约下,南方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崇州,也催生了许多汉代富豪,可见南方丝绸之路对繁荣当地经济也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崇州是南方丝绸之路最重要的商品集散地之一”。崇州市民俗专家施权新介绍说,汉初,由于抑商政策等原因,巴蜀居民只能“窃出”(《史记》语),商贾们不可能大摇大摆去当时的“西京”成都采购,只能偷偷摸摸,而普通商品如蜀布、邛杖等物,商贾也用不着去成都采购,江原(古代崇州)本地就有,而江原也是出成都之后最大的商品集散地。
    除了成都输送过来的蜀锦、蜀绣、漆器等物品汇集崇州外,产于崇州的黄润细布,又称“蜀布”也是当时崇州出口到南亚地区的大宗商品。《崇州商贸志—大事记》炳然载曰:“汉武帝时期(公元前140—前87年),江原县(今崇州市),黄润细布(蜀布),远销身毒(今印度)。
    崇州是当时南方丝绸之路商品集中后最好的起点,大量的商品汇入,也因此催生了许多商贾富豪,从崇州出土的文物中可以得到佐证。
    崇州市文管所收藏了一块汉代的画像砖,画像中的“轺车”反映了当时崇州的商贾云集与经济繁荣。上世纪60年代,崇州元通镇出土了10多块汉代青砖,画面全是“轺车”。如今,崇州有全川仅见的大规格轺车砖。轺车,是一种小型马车,载人载物,在成都平原驰行极为方便。
    施权新说,《史记》记载,天下已平,(汉)高祖乃令贾人不得衣丝乘车,重租税以困辱之。说明了当时汉高祖重农抑商的政策。虽然到汉武帝时政策有所放松,但还是对商人乘车征以高额税,每车四千至八千缗钱(缗钱是西汉时期出现的新税目),比其他人高出一倍以上。虽如此,但汉代的崇州依然有许多的轺车,可见此地的从商人士之多,贾人之富。

记者手记
   
在崇州采访,有一种阅读历史的感觉。古往今来,许多文人墨客在这里留下了吟诵千古的诗句。唐代著名诗人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中的蜀州就是指今天的崇州,而诗中的“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也成了脍炙人口的佳句。
    有着4300余年建制史的崇州,素有“蜀中之蜀”“蜀门重镇”的美誉。在岁月的长河中,这座古老之城一直散发着熠熠光辉。

产业新城 品质崇州
    “江湖四十余年梦,岂信人间有蜀州。”800多年前的南宋,放翁陆游便用这句点睛妙语,让人们记住了崇州这个历史文化胜地。山清水秀的“养生古镇”—街子、清幽秀雅的川西名园罨画池、四川省保存最完好的四座文庙之一 —崇庆州文庙……江南园林的意境、蜀中山水的神韵,在崇州城市名片上烙上了深深的印迹。
    今年2月12日,成都市对8个远郊区市县2013综合目标进行了集中考评,崇州初评得分为98.23分,位列8个远郊区(市)县中的第三名,“稳居三圈层第一方阵”目标。这得益于崇州紧紧围绕建设“产业新城 品质崇州”,大力实施“五大兴市战略”,深入开展七大行动的结果。
    “产业新城、品质崇州”,就是努力让崇州成为居住安心、工作舒心、投资放心的优选之地、首善之区、向往之城,这是崇州人发自内心、为之奋斗的城市愿景。围绕这一理想,崇州努力加快城乡建设和推动三次产业发展,在崇州北部全力建设以旅游业为核心的“百亿田园产业经济区”,在中部奋力打造以先进制造业为主的“千亿产业园区”,在南部加快建设“业兴、家富、人和、村美”的100平方公里新农村示范区。
    除此之外,崇州加快发展以高端旅游业为核心的现代服务业,形成以街子、三郎为龙头,多点竞发、整体跨越的旅游业发展局面。同时,深化“1+4”现代农业发展方式,大力培育以土地股份合作社为主体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积极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加快发展“智慧农业”。继续抓好10万亩粮食高产稳产高效综合示范项目,全年完成3万亩高标准农田建设。

    成都晚报记者 余星雨 程璞 摄影 谢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