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只有妈妈好——62岁妈妈颜晓惠和她3岁小儿子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4-02-28 10:43 浏览次数:

 

 

 3月10号是我29岁生日。
    人生天地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还没天真烂漫够,没来得及成大家,立大业,造大孽,娶三房老婆中双色球,就到而立之年门口了。

    算命的说,29岁是我的一道大坎,跨得瑞祥,来年还能涨10%的工资,跨得凶险,小心扯着蛋。
    和我一起紧张等待3月10号的还有颜晓惠,在那天到来前,她要凑齐46万,现在差16万。

    去年我去崇州找过颜晓惠。我记不清日子,只记得穿的是短袖,那就应该是夏天。在她家门口,太阳晒过的水泥台阶上坐了一下午,坐得屁股发烫,汗流浃背。
    我找颜晓惠,是因为我听说她收养了三个弃婴,我想,这大概可以写一期故事。

    一个不靠谱的人给我留了一个不靠谱的地址。到达时,我发现那是一个挂着卷帘门的仓库。黑色的水从门缝里流出来,门口上长着干枯的青苔,怎么看都不像个住人的地方。

    向三十多位路人、附近超市、麻将铺、小诊所老板打听过颜晓惠后,他们纷纷摇头。
    在社区居委会,社区主任言之凿凿地告诉我,他在这里住了快二十多年了,从没见过我描述的那位老人。

    崇州回成都的最后一班车收车前,我赶到车站,准备回去。等待大巴发车的时间里,我在网上翻到一条三两百字的新闻:在政府的关怀下,2013年1月,颜晓惠在崇州市馨苑廉租房小区分到了一套房子——我赶紧下了车,拦辆野租儿,去了馨苑廉租房小区。

    小区门卫说,他似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我说,一个60来岁的阿姨,收养了一个小孩,大概两岁多。
    门卫恍然大悟,是有这么一个人,住5栋2单元1楼1号,不过,她带娃娃去深圳打工去了。

    我没死心,走到5栋2单元1楼1号,叩了一会儿门,隔壁的门开了,出来一老太太。
    她说,她人不在,半年没回来了,给娃娃挣药钱去了。

    临走时,我留下馨苑门卫室的电话,抄在采访本上。回到办公室,把这页纸撕下来,压在电脑显示器下。
    想起这事儿了,就打次电话。接电话的有时是个低沉的男中音,有时是年轻小伙的声音,有时是尖锐的女声,他们无一例外地告诉我,颜晓惠还没回家。

    脱下短袖,穿上棉衣,从夏天,到冬天,颜晓惠还是没回家。
    我有时捏着那张纸,上面的墨迹,在纸上泅得有些发散。我想,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颜晓惠这个人呢?
    元宵节后的一天,我再打了次电话,接电话的是男中音,他说,颜晓惠回来了。春节前,他见过她一次,和她的娃娃一起。他给了我颜晓惠的电话号码。
    我拨通这个电话。颜晓惠说,我知道你,门卫给她说,有个人找了她半年了。不过,她现在邛崃做月嫂。下周她到崇州办点事,如果我有空的话,我们可以在馨苑小区见一面。

    时隔半年后,我又去了一次崇州。

    ······

    ······

    ······

    她刚走过去,袋子晃动起来,一阵婴儿的哭声从袋子里传了出来
    她哆哆嗦嗦打开袋子
    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拖着胎盘和脐带出现在她面前

    颜晓惠明白,她又遇到弃婴了,这是第三次了
    她一张嘴,咬断孩子的脐带,从裙子上扯下一条丝线,把断口扎住
    拨通了110和120报警电话
    救护车把她和孩子一起送到了绵阳市中心医院

    在医院的登记册上,护士叫这个孩子“无名氏”

    在医院颜晓惠知道了无名氏被遗弃的原因:先天性肛门闭合
    不及时手术的话,孩子大便无法排出,只能等死

    三天后,颜晓惠把孩子带到成都,住进华西医院
    检查发现,孩子的大肠过短,距肛门位置差好几公分光靠做人工肛门的话,依然解决不了问题

    医生在孩子肚脐左侧做了开瘘手术,解决了排便的问题
    这次手术花了颜晓惠4万余元

    颜晓惠一开始并没想要收养无名氏
    当时她在酒厂打工,每月工资就两千多,家里负担很重
    两个月后,无名氏伤口痊愈,她把他送到了绵阳市儿童福利院

   两周后,颜晓惠放心不下无名氏,再次来到绵阳看望他
   她发现,福利院的孩子,大部分是脑瘫或身患重病
   工作人员一个人要照顾十几个孩子,完全忙不过来
   无名氏由于不能及时排便、换药、清洗,伤口已经发炎

   在这样的条件下,“我担心孩子活不长久”
   颜晓惠决定,收养这个娃娃

    ······

    ······

 

 

    ······

    深圳的几年,颜晓惠做过很多份工作
    最多的是家政保洁和月嫂
    做保洁时,她可以同时兼8份工,每户人家收6百至8百元,每月有6千左右的收入
    她孩子带得好,偶尔也有人介绍她做月嫂,一次做一月,能有5千到8千的收入
    相比做保洁,颜晓惠更喜欢月嫂这个工作
    一是收入高些,另外主人家有婴儿用不完的物什,可以给小鑫鹏匀一些

    在医院做月嫂,颜晓惠偶尔能接到一些私活
    医院规定,尸体不能从电梯送到楼下太平间
    遇到家属不愿意背尸体下楼的
    颜晓惠就接了这活,给遗体洗澡、擦身子、穿衣服,背到太平间

    在深圳打工,颜晓惠每天睡三四个小时
    每挣一笔钱,就给孩子存着,再困难也不会取出来用
    找不到活干时,她就在小区捡饮料瓶卖钱…

    ······

    ······

 

    ······

    详细图文请点击:【成都力量第30期】世上只有妈妈好——62岁妈妈颜晓惠和她3岁小儿子的故事

http://mycd.qq.com/t-1040412-1.htm

(出处: 大成社区)